Eraser

我啊,一定要好好活到精疲力尽为止。

太开心了所以
表情管理失败~

才回来一晚,就迫不及待择良日郁郁地欢了起来。开得真温柔~

每次和姐妹通话都要絮絮叨叨很长时间。期间去花屋买一小束花,不嫌麻烦地带着那束花压马路走走停停和电话另一头的人说说笑笑。期间吃完一个香草冰淇淋,单方面认为不会有卡路里。琳姐突然说:“每一个时期其实都是一个人呐。”也是,彼时在成都,如今回来,都是一个异乡儿。客居于世,没人能幸免的。

阳台上洗樱桃,直到感觉身子骨像是经过上下温度各200烘焙30分钟般热气腾腾。我还是很喜欢光线的涟漪、太阳的气泡,水波被染成粉红,藏着星星闪烁。星星会噗嗤一声就破碎滚落下水道,在途中长出彗星的尾巴,小动物和小腊鸡们看见了都会赶紧双手合十许下一个小心愿。或者三个。

接上。心头噌噌闪过一帧这样的画面:夏日孩童嬉闹的大院里,赤日下玩得汗津津的小胖子叉着腰鼻孔朝天骄傲地向小伙伴宣布:“她是我最—最—最—好的朋友!”每一个「最」都抑扬顿挫得像个偷穿皮鞋的小大人要虚张声势彰显威严。身旁被小胖子指着的那个,头上扎着两个小揪揪的花裙子娃娃,只管眯着眼嘻嘻嘻嘻地傻笑着。

还以为我们都是大人了,应该尽量避开用「最」这类不留余地的词。还以为人际该圆融,要有很多好朋友但一定别踩比评最佳好友的雷区。可当被老友介绍“她是我最好的闺蜜”时,心中还是突然蹿起长着小脚丫四处雀跃的烟花:“耶,我可是唯一法定正宫呢。” 你看,纵使这些年里拥簇着的朋友很多,我还是忍不住想炫耀你。

夏天的光铺满整个沙滩的时候,每一举步,都像敲碎了水晶。

麻麻留了儿童节礼物而粑粑没有,下次投票站我妈。

1 / 3

© Eras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