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raser

我啊,一定要好好活到精疲力尽为止。

接上。心头噌噌闪过一帧这样的画面:夏日孩童嬉闹的大院里,赤日下玩得汗津津的小胖子叉着腰鼻孔朝天骄傲地向小伙伴宣布:“她是我最—最—最—好的朋友!”每一个「最」都抑扬顿挫得像个偷穿皮鞋的小大人要虚张声势彰显威严。身旁被小胖子指着的那个,头上扎着两个小揪揪的花裙子娃娃,只管眯着眼嘻嘻嘻嘻地傻笑着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Eraser | Powered by LOFTER